从南方艳阳到北方寒夜

/ 0评 / 0

编辑推荐|南方也好,北方也罢,一如作者所说,人生漫漫长路,乐观的心态让你我从不孤独。

初雪那天,几乎全栋宿舍楼都在沸腾。难得没有早课的周五,大家都早起去看雪。作为一个没有见过大雪的南方人,我竟如此安然躺在被子里,间或还能听到外面的嬉笑声。我只是闭上眼,继续修复熬夜写数分而疲惫的躯体。

比起湖南,这雪真大。上次在家里看到这么大的雪,应该还是08年冰灾。我仍记得那场雪从我生日开始,纷纷扬扬下了一个多月。当时我穿着靴子,拿着锅铲,爬上后山,不停地刨着外婆家屋顶上的雪,怕极了那老屋会被雪压塌。现在想来,也过去了七八年了,真快呀。去年这时候,我还穿着短袖吧。

从严格意义上来讲,着并不是我第一次离家生活。高中三年,我便是在长沙寄宿度过。当时去,看着清一色蓝色校服,是满心的羡慕和荒凉。后来也穿上了那身衣服,怀有的是一种安心。现在,剩下的便是亲切的怀念了吧。

我从来不是一个念家的人,高中时也很少盼望父母来看我,顶多在他们转身离开后热了眼眶。乡愁起初是件多遥远的事呀,哪来那么多喟叹。终于,在父亲回家后,帝都的第一顿饭,我便隐隐约约感受到了那件东西。所谓乡愁,就是吃到纯粹而自然辣味时的欣喜,就是听到带湖南口音普通话时想去认亲的冲动吧。

三年前其实我还是一个会说德语(常德话)和标准普通话的好少年,去了星城,一周不到的时间就被长沙腔的塑(suo)料普通话彻底洗脑了。雅礼三年,恍惚就在身边。都说高中和大雪的差别很大,但我并未惊觉其中变化。大学重在自主,而高中初始,老师便留白太多时间和空间让我们自行前行。学校校门几乎从不关闭,随意让你我进出。早上七点五十早自习,经常在高三时一不小心睡到七点四十倍生活老师拍醒也能不迟到。门外文具小吃一条街,中午偷闲可以出去吃完孜然牛肉盖码饭。“老板,加点野山椒。”日子过得紧紧凑凑,但也自在悠闲。周末是再舒服不过的,只要穿双拖鞋下楼吃顿饭,看看书做做题天就黑了。现在回想起来,还是很感动当年老师不曾为了激励我们而哄骗我们。他们从来不说大学生活快活似神仙,他们只是告诉我们,大雪远比高中累,大学睡眠会严重缺乏。现在想来,都是自豪。

离开的时候,看到过这样矫情文艺的句子“从此故乡再无春秋,只有冬夏”。那三年本就没有春秋,总能看到文化衫和冬季校服走在一起。那些在南方艳阳里受过的温暖,便成了在村里刮着妖风的寒夜里坚定迈下去的动力。北国的秋,也并不寂寥。在周边一片田野的村里,能看看书写写字被数学折磨折磨和旁边人打打闹闹其实就是一种特有的幸福了。

悲秋是件很容易的事,但是太阳总是照常升起。明天的路都是坦坦荡荡的,不管是在南方还是北方。人生那么漫长,能有幸与合适的人同行总是件幸福的事。毕竟,这里没有末路,你从不曾孤独。

 

编辑推荐|南方也好,北方也罢,一如作者所说,人生漫漫长路,乐观的心态让你我从不孤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